六月一號,下午五點,我進行第二場心理諮商,與心對話

這次的諮商室有一個很大的窗戶,夕陽西下,陽光灑落在室內,餘暉溫暖了沙發,也柔和了我的心,讓我有種恍如隔世般的感受

 

 

我跟諮商師分別做到靠牆的單人沙發上,中間隔著一張桌子,諮商師問:「妳這一個禮拜有什麼想法嗎?」

我愉悅地說:「自從我跟內心的自己和解後,我發覺,別人對我好,我不會再心情極端不好了,我覺得這是一個進步!」

諮商師說:「妳是怎麼跟自己和解的?妳說了什麼嗎?」

我愣了一下,思索著:「因為之前我一直有一個想法,照理講,父母是最愛小孩的,但我父母都對我都不聞不問漠不關心,沒道理一個跟我非親非故的外人會對我好,所以只要外人對我好,就會和我的核心價值觀產生嚴重衝突,讓我心情極端不好!」

我又繼續說:「但之後我知道這個價值觀是不對的,父母是父母,別人是別人,父母對我不聞不問,不代表別人也會這樣對我,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,我怎麼可以拿一套標準去框架住所有人呢?」

諮商師說:「這是長大已經懂事的妳才有這樣的判斷,以前父母這樣對妳,小時候的妳有什麼想法?」

我沉默一會,「我會合理化我媽所有的行為,並自欺欺人地告訴自己,我媽跟其他媽媽不一樣,是因為她獨立思考,她完全不肯花心思教育小孩,不是擺爛,而是她給小孩自由,她對小孩的課業不聞不問,不是因為不關心小孩,而是她開明,不會逼小孩功課,她身為媽媽,什麼事都推的得一乾二淨,不是因為她非常自私,而是她沒有能力做這些事」

諮商師推出結論:「所以看來小時候的妳把自己隔絕在封閉的世界裡,來拒絕承受痛苦?」

「是!」我自嘲,「而且還建構出一個烏托邦世界,自以為自己的家庭比一般人還要幸福美滿,我記得小五的暑假,我跟我堂哥同時在何嘉仁補英文,嬸嬸每天來接我堂哥,我媽完全沒來接過我,不關心我考試考得如何?為什麼單字背不起來?為什麼每天考試考不過要留下來背單字,留到那麼晚,補習班又沒提供午餐,都沒吃東西肚子會不會餓....之類的」

「我起初很難過,但後來說服自己,我媽跟嬸嬸不一樣,是因為她比較開明,嬸嬸會逼小孩功課,我媽不會,給我們小孩自由學習,所以我媽這樣沒有不好,反而比別人好!」

諮商師說:「看樣子妳一直自欺欺人來逃避痛苦!」

我困惑,「痛苦就痛苦,我為什麼要自欺欺人來騙自己?」

諮商師說:「因為小時候的妳無力抵抗,所以只能用這種方式來麻痺自己」

我了然,「好像是耶,難怪造就長大的我有很多後遺症,因為我沒有任何親密關係的範例,我們家一直以來都是各過各的,只是住在一起的陌生人,我一直以為親密關係就是這樣,我交過三個男朋友,他們都給我的評論是,我對他們不聞不問,漠不關心,有這個女友跟沒有一樣,自己好像在跟空談戀愛.....」

「他們這樣講我,我心裡是委屈的,我都完全不管你,你想幹嘛就幹嘛,給你那麼大的自由,和私人空間,明明就比其他愛管東管西的女人好,你居然還批評我這樣不對!」

諮商師拿起筆跟白紙,在上面書寫,「所以,你覺得不聞不問漠不關心是給對方自由跟私人空間,這樣是好的?」

「對!」

「而妳現在覺得這樣好嗎?」

「當然不好,我不能再一直活在我媽的模式裡!」

諮商師問,「所以你把你母親對你的傷害漠視,並合理化成優點,讓這個小時候的妳活在隔絕的世界裡,如果你是第三者,妳怎麼看這個小孩?」

 

我想了一下,不禁沉默,深吸口氣,非常困難的說出自己心裡話:「她活該!

「她活該?為什麼?」

 

「對,她活該!」我非常艱難的說出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想法,「照理講,父母是愛小孩的,但為什麼這個小孩得到的只有漠視跟冷落?是不是這個小孩根本就不值得被愛呢?如果是的話,憑什麼外面的人要對這小孩好,這個小孩根本就不值得別人好好對她....」

 

諮商師有點聽不下去,「妳不心疼嗎?」

我斬釘截鐵,「不會,她活該!」

「所以妳覺得妳不值得別人好好對待?」

「.....對!」我困難的肯定了這個想法

 

諮商師把我的想法寫下,「妳這個想法是從妳父母那來的,但父母一定正確嗎?一個人值不值得被好好對待是取決於自己的父母愛不愛她嗎?」

「當然不是!」這什麼莫名其妙的價值觀

「所以妳是不是該改寫妳的信念?」

「我該怎麼改寫這個信念?」我茫然

 

諮商師微笑,很肯定的說:「妳值得被好好對待!

 

我腦袋一片空白,時間彷彿靜止──

「什麼?」

 

「妳值得被好好對待!」諮商師又肯定了說了一次

「我不敢有這個想法!」我脫口而出,惶恐從我心底冒出來

 

 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不知道,我從小開始,我父親忙於工作,漠視小孩,我母親只愛自己,不管小孩再努力做再多,我媽永遠冷嘲熱諷跟不屑一顧,我媽是個很活在自己世界的人,她把自己整個封閉起來,與世隔絕,又很自我感覺良好,認為自己什麼都懂,高人一等,其實她懂什麼呢?她不過是一個連高職都沒畢業也沒出過社會的家庭主婦而已....」

 

諮商師打斷我,看了一下桌上的鬧鐘,「妳有沒有發覺,妳進來這二十分鐘,都一直再了妳母親,一直再講妳母親對妳的評價,那妳自己呢?妳對妳自己有什麼評價?」

我茫然,「什麼?」

諮商師說:「我說,妳對妳自己有什麼評價?對於妳母親,妳思緒很清晰,可以很鮮明的表達出她是個怎樣的人,那妳自己呢?妳覺得妳自己是什麼樣的人?在我看來,我覺得妳對自己的定義是模糊的」

「是!」我很肯定的說出我的疑惑,「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是誰?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定義自己?我更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優點?我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,我真搞不懂那些喜歡我的男生到底喜歡我什麼?我曾經問別人我有什麼優點,我有在寫部落格,我朋友看完我的部落格,很多都說,我很厲害,文筆很好,很有才華,但世上比我厲害的人多的去了,像大陸甄環傳的流歛子,她網路寫小說翻拍成電視劇,爆紅,光版稅就四十多億,我是什麼?寫寫文章而已,就被說很厲害,這句話太嚴重了.....」

 

諮商師聽不下去,打斷我,「妳一直再拿證據證明妳母親說的話,妳有發覺嗎?妳不是想離開妳母親的陰霾?妳不是想打破自己一切都很好,傷害不存在的烏托邦世界?那妳還要一直找證據證明妳母親的話是對的嗎?是時候該把妳母親在妳身上的標籤給拿掉了」

「是嗎?」我恍然,「但、但....這世上比我厲害的人真的很多啊!跟宇宙比,地球根本微不足道,更何況我只是地球上渺小的人類,我怎麼可能厲害?」

諮商師說:「宇宙的浩大,跟妳厲不厲害沒有關係,因為宇宙不可能只存在一個厲害的人!」

我若有所悟,「也是,如果有人誇郭台銘很厲害,郭台銘回,巴菲特比我厲害,所以我根本什麼都不是,這根本莫名其妙,不合邏輯」

諮商師拿起筆,「所以,妳覺得妳是個怎樣的人?」

「我、我不知道.....」我吶吶的開口,「很多人都說我很有才華,連我前男友也這麼說過,他曾經拿我的部落格給他身旁的朋友看,他身旁的朋友都說寫得很好,他才很驕傲的說,這是我女友寫的文章!」

「所以妳是一個有才華的人嗎?」

「我不敢有這個想法!」

「為什麼,那麼多人肯定妳,妳為什麼不能肯定自己呢?」

「因為我覺得我目前沒有任何成績,比如工作,如果今天我業績很好,百貨主管指定要我去,我就敢說自己很會賣東西,但才華這個優點,目前沒有任何成績,所以我不敢有這個想法」

「但妳可以寫得出那麼多東西,是因為什麼?妳很用功?很認真努力學習嗎?」

「是,對於學習這件事,我自認我滿認真努力的!」

「有才華需要社會上的成績,妳才敢承認這個優點;而認真努力學習,不需要社會上的認可,妳自己說了算,妳不覺得很矛盾嗎?」

我啞然

諮商師又繼續說:「有才華跟認真努力不都是優點嗎?因為妳很認真努力所以有才華,為什麼妳認同第二個,不認同第一個?這不是同一件事嗎?今天周杰倫認真努力所以有才華,然後成為天王,為什麼一定要成為天王,他才有有才華這個優點呢?難道他還沒成為天王之前,就不認真努力就沒有才華嗎?」

我好像懂了什麼,「妳說的對,成功是非常需要機運的,如果今天周杰倫出生在伊拉克,再怎麼認真努力有才華,都不可能成為天王,因為那個國家民不聊生,能活下去都是問題了,但成功並不等於一個人沒才華」我繼續說:「不受外人肯定愛戴,也不代表沒才華,像孔子,他周遊列國,當時沒有一個國君要他,他到哪都懷才不遇,還被嘲笑喪家犬,但他是我們的至聖先師阿,怎麼可能沒才華呢?」

諮商師說:「妳懂了,所以,妳是個有才華的人?」

「是!」我肯定這句話,雖然還是有點底氣不足

「所以,下次別人誇獎妳,給妳肯定,就別一口很輕蔑的否認──」諮商師說:「不然,這樣對方會很受傷.....」

「受傷?為什麼?我又不是要傷害他們!」

「這種感覺就好像是.....」諮商師拿起桌上的面紙盒,遞到我面前,「有人滿心欣喜的送妳一樣禮物,妳連看都不看,就直接把他扔掉!」語畢,她把面紙盒用力地往旁邊扔

 

──面紙盒落在地上,發出「扣咚!」的聲響在這安靜的房間內相當刺耳,我有些被嚇到

 

「.....這樣,真的很傷人」

 

「好!」

「所以下次如果有人誇獎妳,肯定妳,就禮貌地收下, 說謝謝就好」諮商師說:「妳有沒有發覺,別人說肯定妳的話,妳本能的會否認,而說輕蔑批評妳的話,妳反而會接受,人跟人的相處是互相的,當對方看妳不會拒絕他的批評,很本能的,就會對妳冷嘲熱諷,對妳的態度,就跟妳母親對妳的態度一樣,別人怎麼對妳,其實是妳造成的。」

「好....但是,什麼是誇獎呢?有些男生很喜歡一直說我很漂亮,狂踩我地雷,我真的覺得他滿白目的!」

「為什麼別人說妳漂亮是採到妳的地雷?」

「我不知道,之前有個男生約我出去玩,一直說我很漂亮,讓他很心動,他想跟我在一起,我聽了,雖然表面上笑笑,但心理早就咬牙切齒,對天發誓,不會再跟他出來,他說我漂亮想跟我在一起是什麼意思?是覺得我除了美貌之外一無是處嗎?所以他想玩弄我,當我玩物?

諮商師聽不下去,立刻打斷我,「如果我是男生,被妳的美貌吸引,想跟妳進一步發展,然後被妳想成這樣,我會覺得莫名其妙。」

「我才要莫名其妙吧?」我突然想到了什麼,說道:「之前我有個男生朋友,我們會一起去爬山,沒想到他有天跟我表白,說我條件滿不錯的,外貌又吸引人,他想跟我在一起。」我整個火氣上來,「我當下的情緒只有一個,就是狂怒,我真的覺得自己被背叛了,我從頭到尾都當你是朋友,完全沒有任何想法,沒想到你接近我的目的是另有所圖,我真的覺得他背叛我!」

諮商師說,「妳覺得妳的信念對嗎?被人喜歡是一件好事,這不代表背叛,只這代表著妳有身價,至於妳要不要接受他,取決權再妳,這是兩碼子的事,不喜歡就不要,這沒有什麼好生氣的。」

「是嗎?」

「因為妳親密關係的藍圖極端負面,所以妳才會有這些非常不合理的想法,是時候該改變自己的藍圖了。」

「....可是,即使我不討厭這個男生,我也不會接受阿,有男生喜歡我,想接送我上下班,請我吃飯,我都覺得好不舒服.....本能地拒絕,但,問題是,這個人,我又不討厭。」

 

因為妳恐懼幸福!

 

我本能的哈哈的笑,「恐懼幸福?怎麼可能!誰會恐懼幸福?」

諮商師不說話,靜靜的看著我,我仔細想了一下諮商師說的話

我了然,「對!妳說的沒錯,我恐懼幸福,之前有條件不錯的男人很好,想跟我更進一步,我都會本能的恐懼,然後一口拒絕.....」

諮商師說:「妳之所以會恐懼,只是因為妳在親密關係裡沒有感受到愛過,而且妳一直自欺欺人的騙自己,不被愛很正常,所以只要是被愛,妳就會恐懼,很本能的拒絕,就好像一個人完全不會英文,但被丟到英語系國家,語言完全不通,所以會恐懼一樣.....」

她又繼續說:「但,妳只是對親密關係裡的被愛不熟悉而產生恐懼而已,妳恐懼的根源是因為對於被愛,是陌生的,只要克服這個陌生感,妳就不會在恐懼了。」

「是嗎?」

「是!妳願意冒點險,讓自己更進步嗎?而不是一直待在自己建構出來的假性舒適圈裡。」

「好,所以我該怎麼做?」

「首先,妳必須消除對於被愛的陌生感,熟悉被愛,所以妳必須學習接受被愛,這個禮拜,妳練習,如果有妳不討厭的男生想對妳好,妳就微笑接受......」

「比如,未來這一個禮拜,如果有男生想接送妳,妳就接受,如果有男生想請妳吃飯,妳就接受,如果有男生想送妳東西,妳就接受,如果有男生關心妳,妳就接受,如果有男生主動要幫妳忙,妳就接受......」

我皺眉,一臉煩擾

諮商師說:「太困難了嗎?」

「是!我用想的就很不舒服!」

「好,那我們慢慢來,以上這些,妳選一樣,讓喜歡妳的男生為妳服務,但前提是,妳不討厭這個男生。」

焦慮的情緒,在我內心擴大,要殺要剮,這要怎麼選?

「......我不知道,我覺得都很難選。」

「妳就選一個,冒點險,離開妳母親的傷害,逃出自己建構出來的世界。」

聽到母親這兩個字,我像吃了秤砣丸,下定決心說:「就接送吧!」

「好,那妳為來這一個禮拜的回家功課是,不要拒絕,妳不討厭的男生接送妳。」

「....好,但如果他們要跟我更進一步呢?」

「接受對方對妳好,跟要不要跟他在一起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,妳不要就拒絕,我只是要妳先練習,不要拒絕別人對妳的好。」

「好,我知道了,我願意冒這個險。」

 

 

 

 

這次的諮詢結束,諮商師送我到門口,和我說:

「妳會寫作,這很棒,而且網路上又有一群妳固定的讀者,搞不好做完這療程,妳就可以出書了,因為妳的故事,妳的文筆,可以幫助到更多人!」

「是嗎?」她的讚美,我還是不由得害怕,「我可以出書幫助更多人?」

「當然,你要相信自己是好的,是值得被肯定的!」

這次,我並沒有慌忙一口否認,把諮商師的肯定給丟掉,而是很惶恐的收下

 

 

 

 

離開大樓,太陽早已落下,天已暗,但台北依舊燈火輝煌,而我的心,再經過這次諮商之後,更加清晰了然,好似跟越晚越明亮的台北一樣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富女孩 的頭像
富女孩

富女孩的理財筆記

富女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